亚洲彩票官方网-亚洲彩票娱乐平台

画夏装的设计稿想要存几个月的货这设计稿上就

 唐悦顿了顿,继续道:“但是叔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一直这样按部就班的做事,我们的服装厂想要买下现在这块地,新建厂房,然后再扩建生产,没个三五年,是做不到的。”
 
    “叔,上回你招来的跑业务的,又没做了吧?”唐悦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。
 
    “是啊,他们都觉得工资太少了。”唐明礼一想起这问题,就觉得烦,除了深市的宋老板,他们其它零零散散的单也有,但并不算多。
 
    “所以啊,我们现在最缺的,就是订单。”
 
    唐悦分析道:“现在我们这里有电视的人并不多,但是不代表市里没有,婶,你们市里,有电视的人家,应该很多吧?”
 
   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,婶家里,就有电视机呢。
 
    “是。”卫佳佳点头道:“我认识的同学朋友家里,都是有电视机的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对了。”
 
    “叔,婶,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是,只有深市一个总代,如果多几个总代,我们厂里的出货量就会不够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可以去找电视台打广告,这样的话,就不是我们去找别人卖衣服,而是别人来找我们来买衣服。”
 
    “你想想看,我们现在不多囤一点货,到时候就做不出这么多的衣服了。”
 
    唐悦了一连串的话语,她设计的衣服,经过这半年时间的摸索,她已经清楚,哪些衣服,能卖的多又卖的好,哪些衣服太过新奇,卖不出去了。
 
    因此,这个时候,就算囤货,只要把握夏天卖的出去的衣服是什么,那么,成功的几率就很大。
 
    一旦这一炮打响之后,服装厂的名气打出去了,往后只会有源源不断的订单,只用操心着把厂扩大,把好衣服的质量就行了。
 
    “悦,你算算,囤四个月的衣服需要多少钱,还有,去电视台打广告,要多少钱。”唐明礼已经开始计算着,又去银行里贷款,听了悦的话之后,他觉得这计划很可行。
 
    这是一场赌博,赢了,服装厂将会更进一层楼,输了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
 
    “咳,叔,你不问问婶的意见嘛。”唐悦的目光落在一旁的卫佳佳身上。
 
    唐明礼还没有开口,卫佳佳便已经开口道:“明礼,我这几年,攒了两万块钱,我爸妈给了我一万,我有三万块钱,你全部拿去用。”
 
    卫佳佳以实际行动来表示着她的态度。
 
    唐悦嘴角的笑意渐深,不知道为什么,她想到了莫司宇,如果莫司宇知道自己需要钱,应该会和卫佳佳一样,毫不犹豫的就拿出来。lt;/pgt;
 
 第203章 新年礼物(三更)
 
    ;“佳佳。”唐明礼长臂一伸,也顾不得唐悦在旁边,将卫佳佳紧紧的搂在怀里,在她的额头亲了亲,眼底盛着的是满满的爱意。
 
    卫佳佳双颊通红,害羞的推开他,低着头,敛着眸,都不敢再看唐悦了。
 
    唐悦笑眯眯的道:“没事,你们就当我不存在。”
 
    “咳。”卫佳佳呛住了,双脸更是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。
 
    “佳佳,你没事吧?”唐明礼轻轻拍着卫佳佳的后背,一脸愧疚的道:“对不起,佳佳,我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忍不住想抱你。”
 
    “你还。”卫佳佳瞪了他一眼,眼眶里因为呛到,而盈着水光,眼睛有些红,更像是兔子一样,惹人怜爱。
 
    “你是我媳妇,我抱一下怎么了。”唐明礼颇为委屈的道:“再了,悦也不是外人啊。”
 
    卫佳佳: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噗~”
 
    唐悦再也忍不住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看到这模样的叔,唐悦可以确定以及肯定,叔那那什么初恋,可是半点的想法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真要有想法的话,叔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,叔看婶的时候,那眼底的爱意,简直是要把她的眼睛都给闪瞎了。
 
    “好了,叔,你别了,再的话,只怕婶要不好意思了。”唐悦忍不住替卫佳佳解围,卫佳佳那脸皮薄的,再下去,就过了。
 
    “叔,我不认识电视台的人,我们最好呢,是先问问省里的电视台,先看看多少钱,然后再来谈其它的。”唐悦敛容起了正事,道:“还有,车间里已经挤满了,不能摆放缝纫机了,不过,我们就这么做,存几个月的货,也不算少。”
 
    “叔,到时候设计稿,我会给邓姐,至于拍广告,还要请个代言人,这个人选我心底有想法,但还不确定,若是叔看到有什么人合适穿我们的衣服,也可以出来,我们一起讨论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代言人是什么?”唐明礼发现,唐悦的嘴里,总会一些,他听不懂的词。
 
    “衣服你卖的话,是不是让人穿着更好看?看到好看了,不就会想买回来自己穿吗?”唐悦简单的解释道:“就和我们之前卖衣服一样,我自己穿的那一件衣服,总是卖的最快的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我们请代言人的话,请一个人长的漂亮,身材好,然后气质符和我们衣服的人来代言,是最好的。”
 
    唐悦细细解释着。
 
    唐明礼直接道:“悦,那还用找人嘛,你就最合适。”
 
    唐悦的外形,那是非常的好,她的气质干净凛冽,笑起来的时候,眉眼弯弯的,活脱脱的一个大美女,在他看来,若谁符合穿他们厂里做的衣服,那非唐悦莫属了。
 
    唐悦: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明礼,悦今年下半年,可就高三了。”卫佳佳提醒着,脸已经没这么红了,但还是粉粉的,看着很是诱人。
 
    唐明礼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 
    唐悦道:“叔,我是不会去当这个代言人的,我的事情还有很多,而且,我也不喜欢抛头露面。”
 
    她可不喜欢娱乐圈,而且,也不喜欢上街的时候,被人当猴子一样观看,她喜欢低调一点。
 
    “好吧。”唐明礼开始思索着,哪里有这样的人选了。
 
    唐悦拿着这一千元的分红钱,唐正德也不缺钱,她的钱打算存起来,等到再攒多一点的时候,再去买房子。
 
    她喜欢房子,再了,现在买房子这么便宜,以后,有些地段,你就是有钱都买不到了。
 
    新年的钟声敲响,唐悦是在鞭炮声中醒过来的。
 
    正月初一,正是拜年的时候。
 
    下午,唐军回来了,同时,带着一个盒子,他兴冲冲的将盒子给了唐明礼,道:“叔,你同学给你寄东西来了,是卫东让我拿给你的。”
 
    唐明礼一看,这哪是给他寄东西,分明是打着给他寄东西的子,给唐悦寄东西啊。
 
    “叔,你怎么不看看?”唐军好奇的看着那盒子,盒子包装的很精致好看,让他好奇着,这盒子里面,装的是什么东西。
 
    “等回去再看。”唐明礼心中嘀咕着,这莫司宇也真是的,就不知道遮掩一样,给他一个大男人,包装一个这么漂亮的盒子,这让别人怎么想啊。
 
    “咦,明礼,这是什么?”卫佳佳正好出来,瞧着唐明礼手上拿的盒子。
 
    唐明礼正要回答,就见唐正德也出来了,他随口了一句,是别人的。
 
    趁着没人的时候,卫佳佳拿着盒子,看向唐明礼问:“明礼,不会是别人送给你的吧?还是,你帮别人传的?”
 
    “佳佳,你怎么就没想着是我送你的呢?”唐明礼反问,看着这么漂亮的盒子,虽然是茶褐色的包装纸,但是这上面大大的蝴蝶结,怎么也像是送女孩子的啊。
 
    “你真送给我的话,怎么会是别人的?”卫佳佳笑眯眯的道:“再了,你送礼物,可不会包装的这么好看。”
 
    上回他给她送的戒指,可就是一个戒指盒,不用打开来看,都知道那里面装的是戒指,而不是别的。
 
    唐明礼:……
 
    “这到底是给谁的呀?”卫佳佳一脸好奇的看向唐明礼。
 
    唐明礼想了想,看了看四周,才道:“是我同学,唔,也是好兄弟,送给悦的。”
 
    “莫司宇?”卫佳佳顿时就想到他们在深市医院里,碰上那个长像俊帅的男子了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唐明礼震惊的看向卫佳佳。
 
    卫佳佳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,没好气的道:“我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 
    “这东西给我。”卫佳佳抢过那盒子,就去找唐悦了。
 
    唐悦在画夏装的设计稿,想要存几个月的货,这设计稿上,就必须要下苦功夫,唐悦一有时间便开始想着,到底该用怎么样的设计。
 
    卫佳佳将盒子递上前的时候,唐悦还以为是卫佳佳给的,她笑道:“婶,这新年压岁钱不是都给了,还有新年礼物吗?”lt;/pgt;
 
 第204章 手表哪来的?(月票125+)
 
    ;“悦,这礼物可不是我送的。”卫佳佳神秘兮兮的在她的耳旁道:“这是我们在深市医院遇见的那个长的很帅的军人送的。”
 
    深市医院,长的很帅的军人。
 
    唐悦脱口而出:“莫司宇?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卫佳佳点头,飞快的朝着四周看去,她低声道:“悦,虽然那军人长的好,又是军人,但是,这处对象的事情,可是女人一辈子的事情,在没有结婚之前,最好还是多多保持距离的好。”
 
    卫佳佳完,飞快的就跑了。
 
    唐悦拿着那盒子,俏脸噌的一下就红了,听着卫佳佳的话,怎么好像觉得她和莫司宇就怎么怎么样了呢?
 
    咳,明明她们就只是抱了一下……
 
    唔,应该是不心亲了一下……
 
    唐悦飞快的摇头,将这念头给甩了出去,她拿出那盒子,茶褐色的盒子,上面是一个大红的蝴蝶结,看着很是漂亮,盒子不算大,精致漂亮。
 
    唐悦拆开包装盒,一张卡片掉落下来。
 
    “悦,新年快乐,时时刻刻,分分秒秒都想你。”
 
    卡片上,是龙飞凤舞的大字,那大胆而又露骨的卡片,若是被叔或者别人看了,那得多不好意思!
 
    唐悦的脸火辣辣的,这也幸好是她一个人,若是还有别人在这里的话,只怕会以为她发烧了。
 
    唐悦随手将卡片夹到了她的书里,包装盒里,是一款女士的手表。
 
    淡粉色的手表,连表带都是莹莹的淡粉色,简单大方的款式,让人看了一眼,就移不开眼。
 
    表盘不是那种繁杂的,而是看着清新简洁。
 
    眼光还不错。
 
    唐悦将手表往手腕上一戴,她的手腕偏纤细的那一种,骨骼分明的,肤色白皙,这莹莹粉色的表戴在手上,和她的气质很是相近。
 
    唐悦看着这漂亮的手表,一想到是莫司宇千挑万选的,他身材高大,却选一款女表,也不知道他去买表的时候,那些店员是以什么看他的呢?
 
    唐悦扬起手,窗外的阳光洒落下来,星星点点的阳光透进来,落在她的手上,那手表都好似透着光一样,逆光而看,这手表怎么看怎么美丽。
 
    一阵银铃似的笑声响起,唐悦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刚刚那笑声,似乎是她发出来的。
 
    “咳。”唐悦清了清嗓子,连忙将手收回来,将脸上的笑容收回来,她飞快的朝着门口看去,她的房门依旧是紧闭的,她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刚刚的她,简直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。
 
    腕上的手表,似发着热,烫着唐悦的手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